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三孝口西 >

合肥1到10地名的来历 例如:三孝口四牌楼

归档日期:06-1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三孝口西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更多

  合肥1到10地名的来历 例如:三孝口,四牌坊。。。

   我来答

  晓得合股人

  百度晓得地域安徽

  合肥1到10地名的来历 例如:三孝口,四牌坊。。。

  要细致来历!!!急!!!!!快啊!!!!高手在哪啊????快来回覆啊!!!!!...

  要细致来历!!!急!!!!! 快啊!!!!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环节词,搜刮相关材料。也可间接点“搜刮材料”搜刮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数1 三孝口:

  相传旧日在合肥城西门附近曾住有一户人家,家中有一老母,已年逾古稀。其膝下有三子,乃是家喻户晓的孝子。为了照应好老母,三子轮番细心守护摆布,不轻离顷刻。这年,老母倒霉患痈疽,脓血不止。为了减轻老母疾苦,三子竟轮流用嘴吮吸脓血。为了使老母疾病得以早日治愈,三子日日四下寻访名医、偏方。然此疾病在其时乃属不治之症,要想治愈,谈何容易。在无可何如之际,三子只得转而进寺庙烧香求佛。一日,三子在寺山门前,偶遇一算命先生,三子试以实情相告,希得指导。算命先生闻听三子诉说后,遁词告曰:“若想治愈老母疾病,非补以活人肉汤汁不成”。此本是算命先生居心虚造之言,暗示其老母疾病已无法救治。然三子不悟话中之意,未加思索即信认为真,竟在祈拜泥佛之时,从腿上剜下一块肉来,回家后迅即熬成汤汁,喂其老母。法子用尽,终未能挽救老母的生命。老母咽气后,三子又变卖掉家产,买来棺材,为老母料理后事。

  再说,相传在西门街心路下埋有一块红糙石,下面压着大蜀山的钥匙,若取出这把钥匙,就能打开大蜀山的庙门,取得大蜀山的金银财宝。但又传,若此红糙石一动,合肥城内就要遭火警,故从未有人敢轻举妄动。孰料这一传说被合肥城内一贪财的恶棍获悉,其乘夜深人静之时,悄然将红糙石翻开,将大蜀山钥匙盗走。大蜀山的钥匙被盗走了,火警也就招来了。一时间,西门一条街浓烟四起,火势越烧越旺,眼看大火已烧到那三子之家。为了护卫棺柩,三子竟以身伏于棺上,誓与棺柩同存亡。似乎是神灵被三子的虔诚行为所打动,大火竟跳过其家。

  这场大火事后,整个城西门一条街衡宇都被大火烧为灰烬,唯独那三子之家房子无缺无损。由此,这个处所后来就被人们称为“三孝口”了。三孝口地址在今市区长江路西段。关于此传说,《合肥县志》有段记录:“张梅、祝、松兄弟三人亲丧,殡于室,邻火卒起,棺不及移,三人号恸伏棺上,誓与俱焚,三人皆死,棺独无缺。初,母病疮甚重,梅吮之得愈。”此段记录,虽然在具体细节上与民间传说不尽分歧,但根基内容仍是附近的。

  2 四牌坊:

  合肥在上个世纪50年代已经设立过城市核心点,位置就在此刻的宿州路与长江中路交叉口处,也就是昔时的‘四牌坊’。”曾于1954岁尾起头任合肥市城市扶植局局长的周维章白叟引见,在1955岁尾到1956岁首年月,合肥市把“四牌坊”处设为本市的城市核心点。合肥“四牌坊”的准确位置应是此刻的宿州路与长江中路交叉口,现在良多市民认为“四牌坊”在美菱大道与长江中路交叉口处,这是对合肥的汗青不大领会,现实上该处的汗青名称是“范巷口”。

  因为四牌坊西边二三百米的范巷口,从1958年起连续建成了市新华书店、市百货大楼、市供电大楼、省轻工大楼,长江路、徽州路在此交汇,四楼四角相犄,也由于长江路、宿州路口只要青云楼,而四牌坊已不复具有,于是范巷口又被一些人误称作四牌坊。

  旧时人们在这里建楼,取名奎星楼,古时供奉魁星,即文曲星,向魁星烧香磕头表达了孩童想通过科举测验取得功名的夸姣希望,希冀合肥文脉延续、文风昌盛、文运高扬。1928年重建的四牌坊曾名“马、王二公祠”,留念为捍卫合肥免受军阀和白俄马队践踏的马祥斌、王金韬将军。抗战初期掉臂礼节廉耻的日本侵略军炸毁了刻有“礼节廉耻”牌匾的四牌坊。四牌坊作为其时合肥最高的建筑虽然在20世纪仅仅具有了十年,但四牌坊一带现在已成为老城区最富贵的交通枢纽和贸易核心。

  3 回龙桥:

  旧合肥城西南角有一座德胜门,相传兵戈出征例须由此出门,方能告捷。合肥自古多战事。现在德胜门内金寨路九州大厦和盛安广场间通往出书社的路,叫回龙桥路。关于回龙桥地名的来历,至多有两个版本:

  一为“孙权回龙”。三国时,曹操、孙权抢夺合肥。曹操率号称八十三万大军下江南,实力不成谓不强。但曹军多为北方人,不谙水性,来合肥的部门曹军便征召民船,日夜操练。合肥地名中的筝笛浦、藏舟浦、斛兵塘,都和曹军锻炼海军相关。孙权部总体实力虽不如曹操,但有刘备、诸葛亮的支撑,且吴国本来当场处南方,土兵多会水也惯于水战。因而,魏吴交战于合肥,可谓麻秸打狼---两怕着,两边都在寻找机遇,以智取胜。有一天,孙权亲率战船百艘来袭,行至合肥城中内河某处,忽见曹操直立在一旗舰上盖住去路。而其北面,芦苇深深,水草密密,不成知内藏几多兵船也。孙权乍惊,随后佯笑,拱手向曹:“别来无恙。汝军兵贵神速也!”曹操故作回头望,只见杏花村藏舟浦内旗帜猎猎,又拱手还礼,只是不骄不躁:“老汉当道,贵军恐难前进。失礼了!”孙权见状,只得命令折返。孙权乃吴国之君,也可谓“真龙皇帝”,这回头处恰有一道桥,后来被称为“回龙桥”。

  二为“康熙回龙”。话说康熙皇帝有一位妃子,原是合肥人,龚鼎孳的干女儿。龚鼎孳被清廷诏任兵部尚书后,献干女儿与康熙,被定为贵妃。有一次,贵妃想回合肥省亲,康熙心血来潮,颁旨拟亲身伴随。这下可忙坏了处所百官。合肥又是建行宫,又是为贵妃娘娘建打扮楼,还要架天桥越过雨花塘从稻香楼中转德胜门内。这建楼架桥需要银子,盘剥的是民脂民膏,而康熙朝恰是大清政局既定,老苍生亟需休摄生息之际。在京城的一位合肥籍大臣感觉不应糜掷处所,又欠好明阻銮驾,便机智地奏上一本:去敝乡路上,千里迢迢,水路须翻梅龙坝,旱路例走斩龙岗,恐犯圣讳。若贸然启行,龙体稍有闪失,臣等罪不容诛!康熙帝听罢遂打消了御驾合肥的筹算。合肥苍生已遭处所仕宦层层加码,纳赋纳税献工献料苦不胜言,闻讯驰驱相告,放鞭炮三日相庆。他们把已备好的砖石在城内九曲河上建起一座大桥,取名“回龙桥”。回龙桥后来时建时圮,至解放前德胜门一带已多街肆门面,河流渐淤。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,人民当局自三孝口至德胜门外拓建金寨路,桥已不存。但回龙桥这个地名却保留了下来,也给合肥留下了可供谈资的与名人相关的汗青掌故 。

  4 操兵巷:

  提起操兵巷,面前晃悠的是雄姿英才,耳畔响起的是马嘶人鸣,就凭和一代枭雄曹操搭上了界,虽称为巷,但也必然少不了大气澎湃的气焰。然而,当你走进操兵巷时,才感应称之为巷真的是恰到好处,并且是再通俗不外的一条冷巷,让人忍不住有些失望,别说铮铮干戈之气,连一点孔武的影子也感触感染不到。也是,一千多年的风雨幻化,足以洗刷掉任何汗青踪迹,今天的操兵巷,和合肥老城区许很多多冷巷一样,窄窄的巷道两边,布满了形形色色的小店,较着比此外处所陈旧的衡宇,密密层层乱七八糟。

  不外,终究地处闹市,来交往往的行人不少,都是行色渐渐。他们都在为本人的生计忙碌着,可能底子没无意识到脚下的地盘竟然是古代将士练兵的处所,更不会去想象昔时此地幕帐相连,士兵们舞枪弄棒,喊杀声震天的情景。

  关于操兵巷的来历,我听到了两个版本。相传曹操驻军合肥城中,军士到教弩台等检阅场,此冷巷为必经之路。而每次上完习武课后,官兵城市在此舞枪弄棒,久而久之,无名冷巷就被称为操兵巷。

  还有人说旧日在操兵巷练习训练的并不是曹操的戎行,而是南宋时的淮西帅郭振的手下。乾道五年(公元1169年),郭振屯驻合肥,为防御金兵侵袭合肥,筑斗梁城。其时在今天的操兵巷一带,四处是演兵操练的步队,老苍生习惯把步队颠末的冷巷称为操兵巷。从《庐州府志》的记录看,昔时那一带极尽富贵之能事:“自河入城之后,而民间之利甚溥矣。谷粒之收支,竹木之栖泊,舟船经抵县桥或至郡邑署后。百货骈集,千樯鳞次,两岸悉列货肆,商贾喧阗。因其地气疏通,人心愉畅,而官长之超擢者,绅耆之显达者,甲乙榜之多,土风之厚,风俗之醇,甲于他郡。”

  到了明末清初,合肥城里出了个龚大司马龚鼎孳,他字孝升,号芝麓,后人称作“龚合肥”。龚家是合肥城里的望族,龚鼎孳在野廷为官,合肥的家族天然鸡犬升天。那时,从逍遥津公园到操兵巷这一地段都是龚家的财富,操兵巷也就一度改叫“龚大房巷”了。据老辈人引见,昔时龚家衡宇青砖碧瓦,高峻气派,而四周贫民的房子都是些土坯屋,很是简陋。

  操兵巷无兵可操

  当然,民间传播最广的仍是曹操的戎马在此练兵的传说。省风俗学会秘书长王贤友说,合肥关于操兵巷的传说良多,小时候听大人讲,曹操昔时屯兵合肥时,戎行的数量较少,远远比不上东吴的戎行。为了利诱仇敌,曹操号令士兵在操兵巷两端挖地道,士兵来来回回从这边进,从何处出,给敌方形成仿佛戎马良多的假象。

  但相关专家学者却对此提出了质疑,由于三国时的合肥城并不等同于今天的合肥城,此刻的合肥老城区其其实三国时是合肥之城外。史乘记录其时的魏军屯军于今杏花公园和明教寺(教弩台)一带。

  风俗专家牛耘指出,说操兵巷是曹魏戎行在此操兵练习训练是望文生义,三国时代的操兵巷四周仍是一片水塘,并且地处郊外,人迹稀有,哪里有什么街巷。却是南宋时的淮西帅郭振简直在此练习训练过戎马。彼时,郭振为加强合肥城的防卫力量,抵当金兵的南犯,把合肥城向北扩展,将今天的逍遥津至阜南路一线通盘扩进了城内,后来,逐步有了街市,有了冷巷。按照200多年前的合肥县志记录,此巷原名叫醋瓶巷,由于小路里有一家酿醋作坊,酿造的陈醋香气四溢,老远就可以或许闻到醋香。

  到了清朝,位于阜阳路上的合肥市体育场本来是一处检阅场,那里经常有戎马练习训练,来交往往都要颠末醋瓶巷。可堂堂的大清官兵天天和醋字打交道,总感应酸溜溜的,有人向官府建议把醋瓶巷改个名字,大约在清朝末年,醋瓶巷更名叫操兵巷。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热心网友

  吃零脂肪食物,就不会长胖吗?

  什么激发焦炙:这个世界会好吗?

  抱负跌落?资深教师谈新高考鼎新

  让美国长盛不衰的:大学精力是什么?

  去往列表页

  小我、企业类侵权赞扬

  违法无害消息,请鄙人方选择后提交

  我们会通过动静、邮箱等体例尽快将举报成果通知您。

  您的帐号形态一般

  感激您对我们的支撑

本文链接:http://bestnominate.com/sxkx/303/